善与恶的距离 ◎许俊杰


22人参与 |分类: S生活坊|时间: 2020-06-25
一位友人退休后,热心地参加慈善团体加入义工团队;两三年下来,他心中的感触,竟是「善与恶是连体婴,零距离」。根据二分法,我们一直认为「善」与「恶」是一百八十度,反方向不相交的两个极端行为。
「善行要注意善过程,没有善过程,便是在行恶。」他说,举个例说吧,一次在偏乡的捐助贫民米粮活动,一群义工清早载着善心人士捐献的白米,根据手边的资料,挨家挨户将它送入他们手中。
「有人在吗?」这位朋友探门内望,一股尿粪的骚味迎着他的面颊扑鼻而来!「他喝得烂醉,经常爬不起来,直接就撒在床上」邻居这幺说。正值青壮年的贫户,日日呼酒买醉;以救助金、善心米粮姑且度日,造成这局面,政府和民间到底是在行善?还是在造恶?
他说,许多贫户的人家,一早便围在一起边喝酒边唱卡拉OK;义工们给米,他们竟然说「可以换成现金吗?」说他们是苦中作乐,不如说是好吃懒做,不求自力更生。
「这是物质的行善,却引出恶来;但精神的行善,也会引恶。」他举另一个义工朋友的例子。那位义工心脏手术后没多久,感于重生的生命,在道场师父的开示下,做探访孤独老人的关怀爱心行动。
他拿到的个案,是个寡居的老妇。刚开始,双方美妙的互动,随着一天一天的关怀倾听;老妇日日倚门盼望他的来到。有一回,他心脏病复发,改託友人去探望。但她却锺爱于朋友的谈吐,无心与另位义工多做交谈,屡屡埋怨原来的志工朋友,不再前去陪伴寒暄。
几个星期过后,他身体状况恢复再度前去问候,那老妇对他充满了怨怼,无论他如何解释,老妇啥都不听,只觉得他只不过是在敷衍、忽视她;不悦的眼神不时会流露出来,最后两人终究不再见面。
「眉眉角角」他说,「做人很难,甚幺事都不做、甚幺话都不说,啥事也没;多说一句、多做一事,却潜藏着怒颜、恶语!」凡事都有正反两面,他说宠了孩子,孩子却不长进;苦了孩子、磨练孩子,又怕他亲子关係起了反感。
「怎幺拿捏,永远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他说,「人际关係是最难处理的课题,人和人之间没互动,是原点○,正五十、负五十。从不相识到熟悉的好友,从○逐渐升温变八十、九十;但若处理不好,有一天交恶时,会跌到剩二十、十;甚至负五十,乃至变成仇敌不相见。」
学生时代数理科的深奥艰难,毕业后它们远离你而去;然而,亲人、友人、邻人、陌生人之间的互动,却缠绊一辈子。接着他又说「不要小看,它比三角函数、微积分更难令人理解和彻悟。处在今天人际接触频繁的年代,要如何拿捏,是不可不谨慎的课题!」
原来,人世间最难的学问,却是隐藏在身边的琐事,您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