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保险社险或公积金 33%贫户无“安全网”


64人参与 |分类: T漂生活|时间: 2020-07-20
没保险社险或公积金 33%贫户无“安全网” 王建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项调查显示,吉隆坡的贫穷人民当中,每三户家庭就有一户是没有社会安全网,即没有保险、社会保险或公积金。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博士指出,尽管大马官方数据显示,我国赤贫率从2014年的0.6%,于2016年下跌至0.4%,但我国3000万人口当中,多达12万人是赤贫人士。


王建民说,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贫乏儿童:吉隆坡廉价组屋中的城市儿童贫穷与权利被剥夺调查报告》,吉隆坡人均收入虽等同先进国,但居住在吉隆坡廉价组屋,年龄低于5 岁的儿童,却有高达22% 是发育迟缓、15%体重不足、23%超重或痴肥。

“该报告也提到,根据家庭规模调整,这些孩子的相对贫困率几乎是达到100%。”

物价上涨难存钱

他说,此外,国库控股研究机构的最新调查显示,月入少过2000令吉的大马家庭,剩余收入尽管收入有所提高,但食物及物价上涨,在扣除各种家庭开销后,最后只剩下76令吉,让这些家庭处于高危的贫穷水平。

他在世界银行《贫困与共享繁荣:拼出贫困的拼图》研究报告推介礼上,这幺表示。


贫穷线标准过低

王建民指出,我国的贫穷线标准过低,在大马成为中等收入国家后,我国有必要调高贫穷线的标准。

他说,随着大马的平均收入水平接近先进国家,我国现今应进入另一阶段,即衡量“实际贫困”,而非以先进国家使用的绝对贫困,来衡量我国的贫穷线。

他说,随着薪水调高后,我国已成为中等收入国家,但我们的贫穷线依然没有改变,因此我们需要提高贫穷线指数,提高水平。

“在朝向高收入国家目标前进的当儿,我国应有更高的贫穷收入基准。大马赤贫率已下跌至0.4%,是时候提高贫穷收入基准,以便达到‘生活工资’的水平。

在场者计有世界银行高级经济专家肯尼斯。

经济支柱倒全家陷困

“我们还应该把重点放在贫穷边缘的‘风险’群体上。这些家庭虽然不属于贫困线上,但他们的经济支柱,例如养家糊口的人遇到不幸意外,不能再工作,或者死亡,又或者家庭成员患病面对高昂的医药费,他们将陷入困境。”

王建民强调,在马来西亚的收入达到先进国家水平的当儿,我国有必要认真地考虑此课题,而不是仅仅按贫穷政策,来鉴定谁还处在贫穷线下。

他说,这些“风险”群体不应只单单看收入数据,还需要了解财富状况。

“这些数据将会显示相较基尼系数,打工一族在资源分配上的不平等现象。”

没保险社险或公积金 33%贫户无“安全网” 大马在减低贫穷依然面对挑战。(档案照)

B40群体收入增8.3%

世界银行大马区域经理法里斯说,按中高收入国家的中位数贫穷线,即每人每月约292 令吉,大马的贫穷率从2008年的17% 下降至2015年的2.7%;若按国际贫穷线,即每人每月约100 令吉,我国贫穷线将下跌至少于1%。

“在2011年至 2015 年期间,大马低收入群体(B40 )的收入增长率约8.3%,在东亚地区仅次于中国,取得第2 高增长率。”

他在致词时说,整体而言,大马在减低贫穷及共享繁荣方面有改善的趋势,但依然面对挑战,若深一层去了解数据平均值,就可以看到大马大部分家庭的差异,例如现实的困难及脆弱点。

他也提到世行的中期目标是在2020年把全球贫穷率下降到9%,不过,此数据已在今年达成,取得8.6%。

贫困者每日生活费低于13元

世界银行《贫困与共享繁荣:拼出贫困的拼图》调查报告指出,每天生活费低于3.2 美元(约13令吉30仙)代表的是中等偏低收入国家的贫困线标准,每天生活费5.5 美元(22令吉90仙)代表的是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贫困标准。

报告说,全球的经济发展意味着虽然赤贫人数减少,但全球还还有近半数人口,即34亿人仍在为满足基本生活需求苦苦挣扎。

报告指出,虽然赤贫率从1990年的36% 大幅下降,但研究却显示,消除赤贫面临着巨大挑战。

2015年全球有19亿人口每天生活费低于3.2 美元,占人口总数的26.2%.世界人口近46% 每天生活费低于5.5 美元。

就东亚及太平洋地区来说,该地区是共享繁荣方面表现最佳的地区之一。此地区2010年至2015年最贫困的40% 人口,他们的收入平均增长了4.7%。

报告指出,东亚地区减少赤贫人口的数量,同时,每天生活费低于3.2美元和5.5 美元的人口比例也取得很大的降幅。

虽然赤贫率人数减少,但缺少卫生设施的人口比例却有上升。

报告说,世界银行把赤贫定义为每天生活费低于1.9 美元(7令吉90仙),就此,世行将致力于实现在2030年消除赤贫。

赤贫降10%进展缓慢

报告指出,尽管全球赤贫人口比例在2015年下降了10% ,但迈向此目标的步伐也缓慢了。

然而,一些富国的经济增长却造成贫困人口的增加,这也令到消除贫穷线的努力受到影响。

报告说,世行的目标是在2030年消除赤贫和促进共享繁荣。

与此同时,世行可以在全球不同层面和不同维度,以更宽泛的视角来看待贫困问题。这种视角揭示出贫困更为普遍和根深蒂固,突显出人力投资的重要性。

报告指出,调查的91个经济体中,有70个经济体的最贫困40% 人口,他们的收入有增长。

在超过半数的经济体当中,他们的收入增长速度超过平均水平,这意味着,他们获得了“经济蛋糕”中更大的份额。

然而,在世界一些地区,共享繁荣的进程滞后。

城乡贫富悬殊挑战大

“在马来西亚,我们还需要从隐藏的角落把这些还处于贫穷 ,被社会遗忘的人找出来。我国的城市贫穷率依然维持在0.2%,而乡村贫穷率处于1.0%;挑战依然存在,例如低收入、贫富悬殊及地理位置等等。”

马来西亚、新加坡及汶莱联合国发展计划代表阿斯法阿詹说,全球有13亿人口,或5人中有1人是处在多维贫困中。

他指出,有不少因素造成上述情况,包括缺乏电供及干净的水源、易受灾害影响、缺乏良好的卫生设施、缺乏完善的教育等。

他在致词时说,数以亿计的人口透过人力发展脱离贫穷水平,以印度为例,在短短10年,印度就有2亿7100万人口脱离贫穷线。

他说,就政府昨天宣布的第11大马计划中期检讨报告,UNDP将会持续与政府合作推动各项利民政策,同时也支持政府为原住民及东马偏远地区人民推出特别计划来协助他们改善经济能力。

“配合今年世界人权宣言70周年,我再次提醒大家,消除贫穷不是一项慈善工作,而是一项正义之举。”